忍者ブログ

心花咲く

人生的一切便可在瞬間放下

遊船上,山中風景在眼底盡顯,遠望那“一線天”的瀑布,從山叢林裏傾瀉而下,白色的帶子在幽深的穀底顯得格外亮清。停船,靠岸,三三兩兩的人擠在下面,都想要把自己定格在這裏。城裏人呆在籠子似的家裏久了,來到這兒釋放心情,留一份永恒給自己。我卻避開他們,躲在無人的幽靜之處,脫了鞋和女兒一起下水,水中的魚兒在我們的腳面上遊蕩,滑溜溜的穿梭在我們的肌膚之間,親吻著腳踝,想起了柳宗元《小石潭記》裏的句子:“潭中魚可百許頭,皆若空遊無所依。日光下徹,影布石上,怡然自樂。俶爾遠逝,往來翕忽,似與遊者相樂。”

望著四圍的山,盛夏的深綠,枝繁葉茂,幾只鳥雀從身旁掠過,泛著翅膀,停靠在樹枝上。白皙碩大的石塊,堆砌在水邊,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這份與世無爭的天籟之地,供人們在累了停泊片刻。我終是俗世之人,帶著滿身的灰塵,在這清潔的山水裏,想洗去一份塵埃。於是,越過秦嶺,一路辛苦,只為與你相擁。無法用華麗的詞句為你寫滿錦繡篇章,因為我的辭藻很拙略,更因為旅遊指南裏把你描繪的堪比天堂,可我仍想說,在疲憊不堪之時,你拂去了我心頭的一抹灰暗。

其實自己是個安靜的女子,厭倦那種嘈雜的鬧市區,卻不得不穿梭於其中,朝朝暮暮。每每向往寧靜之時,便攜帶女兒回到生我養我的小鎮,那裏僻靜,沒有爭名奪利的紛擾,有著大自然賦予的清澈靜謐,還有媽媽做好的清香飯菜。常常也會自言自語的說:這裏不但養人,也養心。

我感性的思緒翩躚,總是難以收回,如果不是小丫頭喊我,似乎還在做夢。鬧騰了許久,他們也沒抓到一條魚,似乎魚兒和我們在做迷藏。終於,六歲的女兒和四歲的侄子乏了,有些失望,打起了水仗,弄得渾身濕漉漉的,卻把他們從水裏拉不出來……
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